大煞風景的,卻是雨

陽春三月,綠草茵茵,風和日麗,姹紫嫣紅。

萬物生,百花開,蜂飛蝶舞,燕雀處堂,鳥語花香,詩情畫意的春天,風情萬顯赫植髮種的鋪開。

春風和煦,柔柔的吹拂臉龐,一掃而盡冬天的慵懶與風霜,燦爛笑容,春心蕩漾,愉悅激昂。

人說春難三日晴,果不其然。雨總會不識時務的撩亂陽光明媚的節奏與步伐黑店百地雪纖瘦。或煙雨濛濛,或淅淅瀝瀝,或大雨滂沱,讓人心生厭惡,看那哭哭啼啼的桃花,花容失色的梨花,更是恨的咬牙切齒。乍暖還寒也是因為雨,明明已經溫溫暖暖熱熱乎乎了,一場春雨硬是弄的支離破碎,春寒料峭。

雨卻巍然不動,我行我素,不聞不問,不急不鬧,不解釋也不張揚,按照自己的路線,按照自己的性格,說來就來,說下就下。

真正懂雨的,沒有怨尤,心存感激。

“小孩盼過年,大人盼插田。"休閒了一冬的農民,早已迫不及待的盼著春耕生產需要的雨水。乾涸凍植髮失敗裂的田土,如飲甘泉,貪婪的吸吮。瘦了的水庫大肆填充身軀。悶悶不樂的河流漸漸的有了奔騰的歡快笑聲。花花草草,枝枝葉葉,舒舒服服的潤澤著肌膚。森林沐浴後,描上青翠欲滴的濃妝,口吐雲煙,將天地連接起來,蔚為壯觀的雲梯,嫋嫋娜娜,美輪美奐。

雨打芭蕉,不知道驚豔了多少文人墨客的閒情逸致,揮毫提筆,文思泉湧,醉心其中,寫下名傳千古的佳句妙韻。

油紙傘下,相依相偎的紅男綠女,更是如魚得水的纏纏綿綿,把踏過的雨巷與路面,點點滴滴的,絲絲縷縷的,勾植髮失敗勒愛情的浪漫與傳奇。

雨水洗刷過的天空,如同牛奶浴後的美麗姑娘,潔靜,明亮,散發著淡淡的隱隱的若蘭芳香。

是的,這些都是雨水潛移默化,無私奉獻的結果。但是雨,不邀功,不請賞,不自大,不輕狂,一如既往的潤澤萬物生靜脈曲張靈,一脈相承的任勞任怨。

雨知道,人生失意無南北,人生得意須安然。

雨知道,陽光有陽光的溫暖,燦爛,明媚;風有風的靈動,和煦,親和;月亮有月亮的柔情,溫婉,美麗。不去攀比,不去羡慕,不去嫉妒,不去埋怨,不去仇恨。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風格,用自己的心靈,做好自己,下好自己的雨。

窗外,春雨如煙如霧的繚繞著。莫非春雨在勾引著文人墨客去描摹去讚美去謳歌?亦或是在淺吟低唱這個春天的故事?我揣摩不透,就這樣靜靜的佇立,看著,聽著,似懂非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