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了蘭的盛放

明媚而空靈。只是驚落了一季煙花。紛紛揚揚。近些日子,山城風雨潤澤。時光沁濕了初夏的暖意。一襲薄衫。被雨點灑上點點。風夾著清潤的雨氣自東來。輕拂容顏。微揚發絲。舞劃弧線。在人流中徜徉。陌生又相似的面孔。更疊著視線。恍然。一種舊曾相識升中選校的場景。卻又是 無可細尋的飄忽。是否。轉身的瞬間。就相遇一場流光的婉轉。有不期而遇的風景。

淡然。行走。已繾綣了最初的目的。風起衫飄處。是莫名的淡定與超然。這若煙雨淒迷的山城初夏。又微透山水間淡妝濃抹的妖嬈。浮華的塵世。忽然就孤立成一座風清雲淡的城。一枝月白煙輕的花。一道隔空的鴻。是縱身也無法跨越的離。一枝花的城。一座城的暗香浮動。即便。沒有其他的添錦。也是如此明媚。 一襲風過。一襲淡香。隱約。驚起回眸。是一翦素衣青衫。孤清的身影。若玉的盈白溫潤。似水的綠意可鑒。卻又多了幾分薄暖。便有了笑意。煙雨六月。終有了你。不再孤單。

晨起,佇望。枝枝清麗。又獨然不同。清冷的面容。是塵煙飛揚也難掩的凝然。淡淡的蘭蕊。是否偶泄著心事婉轉如雲。淡柔如水。無從知曉。你從何山川而來。經歷怎樣的輾轉與波折。或許是在清醒的午夜未央。亦或許是在清夢如梳的晨黎。折取而來。只知。是否冥冥中的註定。與你的一次相遇。而水路蜿蜒。而陌路依風。沒有有花堪折的哀怨。沒有前路未知的清愁。而。是一種從容和透晰。相遇一場花期。偶遇一季蕭影。邂逅一翦疼惜的回眸。你便這般。如約又非約而來。

與蘭一場無聲的對話。卻是眼底深藏的萬般相惜 從然。浮動的淡香。是指尖流動的形脈。溫雅盈潤。輕易引流成水。引流成風。其實平素並沒有對蘭傾注的溫情目光。或許是少卻玫瑰的嬌豔。失了百合的矜貴。也無菊的清雅。孑然一身,遺世而獨立,有時以致在庭院中淪至被冷落的境遇。但你依然孤立著。些許冷豔。些許清傲。又些許難言的悲壯。是佇立的無塵可染。是獨寂的孤落不酬。是清顏向天的無懼。是漫自開放的輕靈。是似雪不是雪的潤白。是玉又非玉的盈綠。獨自輕訴抑或獨自沉默。

若蘭。沒有人讀懂你的花語。你笑。又如何。已將一陌心事默成一座城池。清淺通透。已將思緒凝成無形的風。無聲的月。綠意蔓延無人之境。蘭從不懼誤解的目光。不屑你的清高。你淡然。堪如何。縱是一片千年的冰澤。千裏的蕪途。不想釋解。亦不企圖融化。縱。愛是垂於指尖的溫度。縱。誤解是天上地下的鴻壑。冰冷已經夠多。再多一次又如何。輕妄已經不少。再添一些又怎樣。你把重重心事重重疊進那驀淺白淡綠。你把波瀾起伏掩入冷漠的潮汐。你把淡淡的殤覆在從容平靜之下。你低眉。卻不小心驚見心事零落一地。被陽光下飛揚的塵。湮沒。

隱痛那一襲清澈。並不邀約。明瞭。這顛沛流離的塵世。我如何能為你挽留一個花開的濃夏。如何淡然你的開放。寂靜的凋零。或許。安落天涯卻相悉是最好的歸宿。或許。相遇無語相離無言是最好的安放。

長河中

多想,在漫長歲月裏攜一壺淡然看盡雲卷雲舒,於細水長流聲中沏一盞濃茶賞盡花開花落,只是,歲月太遠,我終抵不了光陰的彼岸。而飄零在風裏的那份執著和款款深情,依然向四季訴說著不離不棄,和歲月生死相依,爾後,隨時光漸漸老去。踩著時間的節拍,蹣跚而行僱傭服務,時光在日月星辰的交替中,匆匆而過。步入晚秋的初冬,看零落的落葉飛舞,聽蕭瑟的風吹過,看露珠舞在秋草的枯蓬上,呢喃著楓的絢麗。靜靜地看滑落的秋,看著時空交替中凋零的晚秋,和急急到來的初冬。用眼看、用心讀,親身體味和感觸季節的變換,心中湧出別樣一番滋味,酸酸的暖暖的。古今詩人多有詠雪之作,是因為雪的潔白,雪花的俏麗,雪景的壯觀,以及觀雪引起的遐想和情思。我乃一草芥,無甚文化,也不敢攀風附雅,只好借古人一句“一片雪白紛紛飄,正是柳絮風起時。”我仿佛看到春植髮失敗天一點點靠近我,好像一個人由遠及近,遠處時最美,越近反而更模糊······

“冬,只是一個經霜的過程”。初冬季節,天空飄撒淩花,滿天皆白。讓我們握住彼此的溫暖,生命磨勵的過程裏,讓成長多一些感動,多了一些眷戀!我沒有灑墨成詩的雅逸才華,蒼茫的筆下終寫不盡月下哀思和心內的萬般執念,於是懶依欄窗,任由寒風輕撫我的臉,冰凍我的心。是否如此,思念就不會侵骨,憂傷便不再蔓延?山巒披起素甲,玉樹掛滿銀花。此情此景,總會喚起人們的詩情話意。此時,已忘了初冬季節的冰冷,整個人都已融島結婚化在這如詩如畫、如舞如歌的意境裏。秋的情懷,流溢著苦盡甘來的味道,秋的生活,蘊含著沉甸甸的永恆。絢麗又多彩的金秋,漸漸地隱去了,冬的腳步開始悄悄地登場了,在這美妙的時刻,寄語心聲,下一個冬季,是否也攜載了許多溫暖的情節?

小窗幽深,秋已漸遠,望不穿的塵煙過往,再度輕輕地觸動了我心底那根柔軟的弦。風起處,月涼如水黃葉翻飛,晚秋的風吹來落寞與感傷,零落的秋葉拉響了往事的風鈴,飄在記憶深處。記憶在晚秋的寒冷中,溫暖著每一片思念中的落葉,晚秋的溫暖,淡淡的輕輕的,仿佛怕驚醒就要遠離的花朵和沉睡的綠葉。一種溫柔的寒涼,一種綿長的深情,散落在晚秋的溫暖中,凝結成秋霜,薄薄的亮亮的,如情人的眼淚,如愛人的安慰,如朋友的體貼,如父母的擁抱,一種溫暖貫穿在晚秋行走的步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