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河中

多想,在漫長歲月裏攜一壺淡然看盡雲卷雲舒,於細水長流聲中沏一盞濃茶賞盡花開花落,只是,歲月太遠,我終抵不了光陰的彼岸。而飄零在風裏的那份執著和款款深情,依然向四季訴說著不離不棄,和歲月生死相依,爾後,隨時光漸漸老去。踩著時間的節拍,蹣跚而行僱傭服務,時光在日月星辰的交替中,匆匆而過。步入晚秋的初冬,看零落的落葉飛舞,聽蕭瑟的風吹過,看露珠舞在秋草的枯蓬上,呢喃著楓的絢麗。靜靜地看滑落的秋,看著時空交替中凋零的晚秋,和急急到來的初冬。用眼看、用心讀,親身體味和感觸季節的變換,心中湧出別樣一番滋味,酸酸的暖暖的。古今詩人多有詠雪之作,是因為雪的潔白,雪花的俏麗,雪景的壯觀,以及觀雪引起的遐想和情思。我乃一草芥,無甚文化,也不敢攀風附雅,只好借古人一句“一片雪白紛紛飄,正是柳絮風起時。”我仿佛看到春植髮失敗天一點點靠近我,好像一個人由遠及近,遠處時最美,越近反而更模糊······

“冬,只是一個經霜的過程”。初冬季節,天空飄撒淩花,滿天皆白。讓我們握住彼此的溫暖,生命磨勵的過程裏,讓成長多一些感動,多了一些眷戀!我沒有灑墨成詩的雅逸才華,蒼茫的筆下終寫不盡月下哀思和心內的萬般執念,於是懶依欄窗,任由寒風輕撫我的臉,冰凍我的心。是否如此,思念就不會侵骨,憂傷便不再蔓延?山巒披起素甲,玉樹掛滿銀花。此情此景,總會喚起人們的詩情話意。此時,已忘了初冬季節的冰冷,整個人都已融島結婚化在這如詩如畫、如舞如歌的意境裏。秋的情懷,流溢著苦盡甘來的味道,秋的生活,蘊含著沉甸甸的永恆。絢麗又多彩的金秋,漸漸地隱去了,冬的腳步開始悄悄地登場了,在這美妙的時刻,寄語心聲,下一個冬季,是否也攜載了許多溫暖的情節?

小窗幽深,秋已漸遠,望不穿的塵煙過往,再度輕輕地觸動了我心底那根柔軟的弦。風起處,月涼如水黃葉翻飛,晚秋的風吹來落寞與感傷,零落的秋葉拉響了往事的風鈴,飄在記憶深處。記憶在晚秋的寒冷中,溫暖著每一片思念中的落葉,晚秋的溫暖,淡淡的輕輕的,仿佛怕驚醒就要遠離的花朵和沉睡的綠葉。一種溫柔的寒涼,一種綿長的深情,散落在晚秋的溫暖中,凝結成秋霜,薄薄的亮亮的,如情人的眼淚,如愛人的安慰,如朋友的體貼,如父母的擁抱,一種溫暖貫穿在晚秋行走的步履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