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愛這微妙的緣份

“擇一任鎮雄醫生城終老,遇一人白首”那日讀到此句,心生漪瀲,許些共鳴,的確,我們一生苦苦尋求的,不就僅是一個陪自己,走過風雨,一起慢慢變老的人嗎?牽著彼此的手,一起看過細水長流,一起閱過生命這本厚書,曆經蹉跎無數,慢慢將人生看透,即便容顏遲暮,依舊彼此珍惜,視作手中的寶,那些滄桑坎坷,在彼此相握的手心裏暖化,任風吹花落,相依相偎,沉香歲月。

從來品牌維護管理喜歡風花雪月的故事,喜歡生活之外的爛漫天真,寫一些愛情的文字,於是和愛人看電視劇,每次看到動心之處,無不為之動容,他總笑我傻,我知道他喜歡我的傻,僅因為有著這點傻,才讓我們的愛,一直在平淡的生活裏,添置了許些雅致,情趣風雅,添加了快樂的引子。

生活抗衰老平淡如水,繁雜眾多纏繞,五味雜陳,自然不會如文中說的,讀書潑茶,吟詩作賦,吟梅賞雪,來的浪漫,柴米油鹽中見證了彼此的真,雙手相握,迎著風,淋著雨,外面的風雨再大,手心卻是暖暖的,因為有你在身旁,再大的風浪,一起渡過,再多的陰霾,一起走過,始終不渝的是: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

只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為愛傾心,為你傾城,戀上一座城,只因你在那裏,從此朝朝暮暮,分分秒秒,只為一人傾情,只為一人傾城傾國,從此這世上最美的語言,甘願為愛淩駕驅使,這便是愛的魔力,無論走到哪裏,那根紅線,牽著彼此,彼此惦念著,珍惜著,用心著,珍愛著這份恩賜的緣分。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一生為一人,無悔的青春,只願獻給那朵獨一無二的玫瑰;終極此生,也僅是尋個,共剪西窗燭的人,越千山,涉萬水,尋覓而來,尋找一個屬於自己,合適的鞋子;合腳踏過泥濘沼澤,一起漫步在,綠樹成蔭的街道,踩著落雨馬路,任身後落葉紛飛,兩旁始終是青蔥常在,芳草碧連天,左手牽著右手,已無所求,直到白頭,一直在身旁依舊。

日子久了,最初的愛,演變了暖暖的親情,甚至生命中的一部分,少了動心的愛戀,多了深沉的關愛,舉手投足,點點溫情溢滿情懷,細細碎碎的韶光,靜靜氤氳著幸福,無需太多,只需一個懂得的眼神,理解的微笑,歲月蹉跎再多,明媚溫馨一直眷顧身旁,日子是用心過出來的,只要用心,處處是芳香,處處是水雲間。

生活酸甜苦辣,用心體會其中,每份都是一種饋贈;細心聆聽彼此的心靈,在相通中感知,在感知中相通,每份都是生命中的一場厚重,都是生活留給我們的考題,不僅是簡單的對錯,還有選擇,思考,寫文等,每次都是考驗,都是一種閱曆,不求滿分,僅求問心無愧於心,熟知彼此簡單的微笑,簡單的擁抱,變成繞指柔,讓生活寫意,且加分添彩!

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遇見是緣,在一起更是今生的幸福,如果能攜彼此手,靜靜看過萬千風景,坐在搖椅慢慢變老,自始至終,還視作手心裏的寶,那便是一生最大的幸福……回首望去,此生最大的收獲,僅是那個一直陪在身邊的人而已,名利、權勢、金錢,所有的都是虛幻,都是身外之物,僅有那個和自己一直吵吵鬧鬧,朝暮在一起的人,才是真正的獲得,他始終如一,左手牽著右手,相攜相惜,陪在身邊左右,從晨鐘到暮鼓,從青絲到白頭,一直坐擁城中,陪著把風景看透!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生活是一杯茶,還是一杯清水,還是苦咖啡,一切在於心態;心在,愛一直在,時時都是溫暖的春天!

夢落誰邊

愛之路途,來來回回,兜兜轉轉,誰會是最後那個與你一起聆聽花開花落的聲音,抑或與你一起默默守細水長流的人?或許,有些人註定要倆倆相望之後又倆倆相忘的,然後慢慢沉澱為彼此心裏最深處的秘密,成為我們生命中一個最美的烙印吧dermes

誰把誰真的當真,誰為誰心疼,誰是唯一誰的人?茫茫人海中,來來往往的你我遇到,是不是真的相識不如相望淡淡一笑?這些歌詞中的淒美,讓我深深坦然、淡定。席慕容曾說過:"一生至少該有一次為了某個人忘了自己,不求有後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裏,遇到你dermes。"

如今,我已不再去想,也不敢去想那美麗夢幻的青春年華,那意醉情迷的年輕歲月,那刻苦銘心的愛戀情懷?因為這一段美好的時光已成過往,已成癡念,已成傷痛,已成落寞,剩下的,是一個真實而又漸漸成熟的自己。

四季流逝,容顏已改,留下了一些斑駁而泛黃的記憶。心就此擱淺,等待著歲月重來時再次相遇。人們常說"相見不如懷念",這種感覺真的很美妙dermes!當我們漸漸老去的那一天,是否還會記得我們的生命中,曾經有那麼個你,一個已再見的你。我想:如果再見,亦是朋友嗎?答案只有自己知曉吧。寫到這裏,我長長地舒了口氣。輕輕轉過身,仿佛看到了當年那個純真的笑臉……

夏日偶爾下起了雨,給人些許憂傷的情緒。打開空白的文檔,敲擊著鍵盤,看著螢幕跳躍的文字,跟隨著雨落的節奏,譜下了那一抹淡淡的心情。年華似水,匆匆一瞥;多少歲月,輕描淡寫。夢與醒的邊緣,模糊卻又清晰。似醉非醉的此時,回首沒有歸來的以往,翻開那本名為“記憶”的書。其中風光,今朝是否依舊美好?看童年無瑕;品友情真摯;悟成敗辛酸。去者皆去,來者還來。迴圈的人生,卻不能言它一塵不變。紅塵悠悠還是滾滾?是是非非,是否依舊笑談?慣看了秋月春風,美好還是苦淡?塵埃就是塵埃,終有落定;紅塵就是紅塵,終沉記憶。

記憶中總有重重疊疊、零零碎碎、紛紛擾擾。擦拭每一個昨天,點燃每一個明天。於是今天才會精彩。獨自用那些蒼白的聲音填充整個心房,劃過冰涼的鍵盤,劃過每一瞬的嬉鬧,猛然便生出這樣讓人慌張的情緒,這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與我格格不入。

沒有盡頭的奔波,似那寂寞,在黑夜裏灌滿我的身體,流經每一條脈絡,在心底嘶吼低鳴。當年的歌一直響著,我在心裏畫了一座牢,每晚每夜望著牢頂的月光落在葡萄葉上,我便躲到沒有光亮的地方,看著純粹到毫無雜質的月光,在黑夜裏獨舞,獨自的轉動著命運的輪盤。空洞的雙眸,無神的望著,一圈又一圈炫目了我的眼睛,我將安於這深沉的黑色,牆腳的倒影,沒有光彩的永遠的暗淡,我原是寂寞,便歸於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