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雪之靜美

似乎要給大年再添一些美好的回味,春節剛過,一場氣勢恢宏的春雪便鋪天蓋地而來。

早晨起來望向窗外,就見外面白雪迷茫。風好像怕驚擾了春雪的酣夢,不知跑到何處撒野去了,留下雪精靈隨心所欲的玩耍。

雪花在空中輕鬆歡樂的揚灑著,揚灑著,如仙女揚灑的白玉蘭花,似能聞到芬芳的馨香,又似上帝放飛的群群白蝶,張開翅膀翩翩起舞。還不時飛上窗櫺,撲上窗玻璃,似乎想穿過玻璃飛進屋子,送窗前的我一個熱吻,也似乎想拉我飛出窗外,共舞一個天下。

索性拉開窗,讓心輕盈飛出與雪花纏綿相擁……雪花仍餘興未盡,一會濃密,一會疏淡,一會縮小,一會放大,一會上下舞蹈,一會縱橫穿梭,用它萬千姿態在偌大的天地舞臺上,傾情表演一場空前盛大的精彩節目。

近些年,北方的雪,確切的說是遼南的雪是越來越少了,去冬盼了又盼,望了又望,也就輕描淡寫的灑了兩場小雪花就飄然而去,留給癡盼大雪的小城人一懷的失望和落寞。今冬似乎為了補償,已經下了幾場雪了,雖說不大,倒也安慰了人們期盼的眼神。而今天這場氣勢宏大的春雪,足夠讓人們忘情其中。

這一生偏是愛雪。每當下雪,心便歡呼雀躍,佇立窗前,久久凝望。春雪無聲,卻美得極致。它所到之處,無不潔白,無不詩意,無不花開。它用自己神奇的素白染遍所有物體,染白了山,染白了崖,染白了樹木,染白了角角落落,讓人世間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個潔白無穢的世界。

它所到之處,無不銀裝素裹。一棵棵樹木,一叢叢枯草,一道道疏籬,一個個鐵枝,都因它而鮮活而巧換玉身,張伸玉枝,盛開瓊花……

注目欣賞雪花,思緒總會向後倒行穿回到童年時代,那時的大雪封門、大雪崗子擋路、河床上的滑冰、小夥伴們開心的笑聲和凍紅的小臉蛋……都會滾滾而來在腦海裏重新上演。也會跑到雪地裏踩雪,踩出童年的腳印,踩出雪在腳底下發出有節奏的歡快聲。心似乎又快樂在童年的歡聲笑語中。

雪花也是花,是花中奇葩,落瓣紛紛,融入春泥更護花。它悄悄的來,靜靜的去,雖是短暫,卻極盡美好。它傾情裝扮山河之後,便華麗轉身融成瓊漿玉液,滋潤每一寸土地,為春天的復蘇和耕耘先行鋪墊一個良好的基礎。

上個甲午馬年,一冬無雪,從春至夏沒下過一場透雨,致遼寧大旱,史上最重,老家尤甚,農民心裏如湯煮的餘悸仍留在心頭徘徊。我與老家鄉親們心靈相通,他們憂我便憂,他們喜我便喜,毫無疑問,眼前這場金貴如油的春雪,定會徹底解除殘留在鄉親們心頭的擔心和陰影。相信此時,他們定與我一樣,賀雪、賞雪、贊雪,只不過方法不同而已。

這一生愛雪如癡。常想,如若可能,真想把這銀裝素裹的美景變成永恆;如若可能,真想化成一朵晶瑩雪花,還靈魂和身心一個俱潔的本真給自己;如若可能,真想與雪花共生共融,把自己這份渺小執著的愛,默默傾獻給腳下的這片土地;如若可能,寧願捨棄紅塵所有,追著這一塵不染的素白,洗盡鉛華,從容自若與春雪緊緊相擁,哪怕千年萬年不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