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的溫柔把愛戀珍藏

你的素雅,讓溫婉的月色羞赧;你的嫵媚,驚豔了河畔的一簾煙雨;你的笑靨,凝固了徐徐飄落的雪花;你百媚橫生的芳容,溫暖了這個季節,也溫柔了我如花似水的流年。我徜徉在有你的美夢中,那樣的不願醒。我在夢裏品嘗你的美麗,象你那荷花露兒的香,瀑瀉在我的夢中;我在夢裏規劃你的美麗,就象在規劃我美麗愛的旅行,雖然在愛的坎坷路上有風有雨,但我都毫不掩飾的躲過去了,本不想留下太多的遺憾,可是內心的不舍得,會叫我左右為難,我心靈的那一抹綠意給你,是我給你最好愛的明證。心痛了,是因為想念了;想念了,是因為忘不了;忘不了,是因為刻骨了。因愛,我天天上網,翹首等待與伊人相守,分享我生命裏的所有甜蜜與悲淒;因情,一切文字為我動容,將兩顆遙遠的心緊緊拉攏,用夢想縮短所有距離;因恨,分離不需要理由,在生命短暫旅程裏,一個人漸行漸遠,獨自完成了一首悲傷戀曲;因愁,彼此不需要悲歎,畢竟不是所有行船都能到達彼岸,只要船槳在水面劃過,總能散開美麗浪漫的水波——那一圈圈的,便是我愛你的激蕩的歌。愛情,並沒有因此而戛然而止。前世未了的情,今生再續的緣,依舊繼續上演。

有誰看見,我擁著一簾的煙雨在蓮心枯老中醉舞癡狂?有誰看見,我在瘦風中用柔腸寸斷的詩行寫下一別無期的淒涼?有誰看見,我一次次跪在楓林裏,祈禱無盡的夜色將我永遠地埋葬?或許,我不是你的一記溫情回望,而你,卻早已是我的百回千轉。如若說,一方素箋,你是我墨蹟上的思念,我願用一紙丹青,飽蘸一腔婉轉的心事,畫於案前;如若說,一懷情愫,你是我心口上的朱砂,我願傾其所有,典藏相處的每個瞬間,銘刻心田。

我習慣了在寂靜的深夜書寫著感性的文字,不求有幾個人可以看懂,只是希望擾亂我思緒的那個人能夠感受到我的心。是啊,如果,能夠與所愛的人,守一份愛情,可以在早春一起去踏青,可以在盛夏一起去賞荷,可以在淺秋一起去觀月,可以在深冬一起去尋梅,不厭倦,卻歡樂,不平凡,卻平淡。那麼,此生便無憾了。

今生的茶涼了,期待來生;來生的茶熱了,可不知是否是為我去續的。倘若有來生,在這黑夜中,在這銀杏樹下,等待續茶人也是一種幸福,即便五百年。哪怕匆匆一眼,只為一世幸福地悄然離去。

愿母親福壽安康

我的母親開始了她的異地的求生之旅。不久,姐姐出生了,生在了那個苦難的年月。父親得到消息請假回到華陰的家時,家已是一片瓦礫場,那場面讓一個從不落淚的男子漢面容瞬間扭曲,渾身顫慄到不能站立,以至於終生難忘。至今每每回憶起那段往事,母親仍淚如泉湧,大哭不已。只知道當時村幹部說,這是毛主席的號召,“一家遷,萬家安”,卻道是“移民的血淚,流淌不盡”,我不知怎樣安慰痛哭的母親,也想不出更合適的詞語,卻為母親博大的胸懷和堅韌的性格肅然起敬!

移民的日子本來已經苦到底了,卻又步入了三年自然災害……母親忍饑挨餓,面黃肌瘦,卻總想方設法用野菜、玉米芯之類變著花樣給家裡人充饑,也常常接濟一些我們一起移民過來的更困難的鄉親,母親回憶時,常說:“那些年月,能活命是最大的願望,給人一點幫襯,別人也就過了這個坎了,人也不能光想著自己”。我常常被母親的有些話語感動得淚流滿面。

多少年了,母親述說時顫抖的手不斷地在滿是皺紋的臉上抹淚,流淚的面容時常在我眼前浮現,透過母親滄桑的面容,我卻很難進入母親的內心去撫平創傷,我體味著、痛苦著、內疚著,有時很難讓自己平靜下來。那時,全家老少就指望著父親那點微薄的工資,二哥、我和弟弟相繼出生,更加重了母親的勞累。母親最擔心和害怕的是孩子們有個頭痛腦熱,弟弟在很小的時候得了嚴重的黃疸肝炎,為了給孩子醫病,母親發瘋似的四處求人借錢。後來有個配合治療除根的單方,就是100天不能吃雜糧,母親又傾其所能,將外婆家本不多的雜糧全部借來,求人托關係受盡了別人的白眼,兌換成少得可憐的一點細糧盡弟弟吃.

一時間也使家裡生活陷入極度的窘境,我小時候印象最深的是母親經常是恨不得把一分錢掰成幾瓣來花。母親總是默默地、不辭辛勞的為公公婆婆養老送終、為兒女學習和生活操勞、為日子奔波勞作,從不知道累,母親如一架上足了發條的鐘擺,日夜不停地按著生活的節奏前行。現在我才覺得,生活重擔壓在她身上,讓她無法、也不能知累、言累、叫累……房子漸漸寬敞了,孩子卻一個個考學離開了;孩子一個個飛走了,母親卻行動遲緩了;生活品質漸漸好了,母親卻變得健忘了;孩子成才了,母親卻多病了、頭髮也白了。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幹”。記得不知多少個夜晚,母親為我們掖好被子,半夜醒來母親的紡車在炕頭我的頭頂不停地轉;不知道多少個黃昏,天已經很黑了,還不見母親回家,我領著弟弟在村口癡癡的等著疲憊的、扛著勞動工具最後歸來的母親,我和弟弟總是搶著替母親扛工具;不知道多少個早晨,一覺醒來總不見母親的身影,後來才知道,母親為了多掙工分,總是起早多幹活,有時比男人幹的還多。

儘管這樣,母親還常常不顧家人的反對,把父親捎回家的錢接濟給親戚、鄉親和一些難中之人。但卻一直對自己很摳,衣服補了又補;剩飯不捨得倒,下頓繼續熱著吃;捨不得用電,捨不得用水。我們姊妹五個,都是吃著母親做的飯菜、穿著母親一針一線縫製的衣服長大,體味著母親的慈愛、傳承著母親的博愛的品格,也因為她的節儉不停地和她吵著,可是母親說她從不生氣,她知道孩子們為她好,也很欣慰。如今,五個孩子大都從大、中專院校畢業成家立業,二哥當年還是我們村第一個國家重點大學的大學生。孩子們如今分別成長為國家高級工程師、機關幹部、國企管理人才,在不同的崗位為國家、為人民奉獻著,成為了國家的有用之才。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母親今年已經77歲高齡,她把一切都給了我們這個家庭,而她卻因為勞累使自己落下了許多病根,現在仍堅持著自己料理家務,堅決不讓雇保姆。我週末總回家看望父母,做點家務,待要說返回時,一雙老人立刻眼睛紅紅的,像個孩子一樣,眼淚無聲的滑落,然後,起身移動步子早早來到臥室的窗臺前,趴在窗子邊上向下望著,就這樣靜靜地趴在那,望著那個我回家必經的路口,一直等到我下樓後身影出現在那兒,我抬起頭望著那個窗臺.

望著窗臺上向下搜尋和注視的父母,我舉起胳膊示意父母可以看見我,“歇著吧,爸媽!我走了!”看不見他們臉上的淚,但我能聽清他們沙啞的道別:“孩子,路上慢點,到家了回電話。”此時,我抑制住內心的哽咽,快步踏入車內,揮手道別,“到了給您打電話,我走了。”從車的後窗分明看見父母一直趴在窗臺目送我的車子消失在街道的車流中,車內的我早已是淚雨潸然……

長夜將盡,黎明快要到來了。我知道,此刻,為了明天的正常生活,為了我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去更好地孝敬母親,我必須刹住思緒。此時此刻,作為女兒,只能遙祝遠方的母親健康長壽!當然,也祝願天下辛勞的所有母親健康長壽!

沿河的村莊

農耕,築房,繁衍,人類自古沿河而居,從未離開水源。沿著通惠河尋覓,依稀還能辨別出曾經村落的形態。高樓腳下,總有不起眼的城中村。村子裡的房舍還都是平房,參差不齊。冬日裡燒蜂窩煤取暖,生起渺渺炊煙來。臨近馬路的房屋,大多成了小餐館,拯救了逐漸失去蒸煮能力的上班族。房舍以羊腸小路貫通,房租低廉。住在裡面的人,我只認識理髮店的姐妹,聽說足療店的姑娘也住在這邊。

她們都來自南方。村子沿河的一側,是一條泥土路,時有汽車通過,劃出高高低低的紐西蘭升學曲線。煙塵騰空,就再沒能夠落下來。河邊雖然有個車場,但傍晚時分,附近公路上的汽車都是胡亂停靠的。車場的角落裡有個臨時搭建的鐵棚子,棚子裡的男人養了一條狗和一隻羊,男人靠看管車場和為人洗車營生。老狗臥在地上看管羊,羊吃河岸邊最嫩的青草。男人包藏禍心,他要等著羊再肥一點,就殺掉羊。有了羊,就可以過冬了。

這件事只有狗知道,因為運氣好,它也中環通渠可以分一杯羹。夜裡有人在棚子上塗鴉,五顏六色的,此時的通惠河不說話,狗也不說話。後來,車場邊上又多了幾個集裝箱,安裝了窗和門,就成了早點攤。人和狗都在集裝箱上排泄,於是被用惡毒的文字詛咒。集裝箱上五花大綁了小彩燈,可奈何門臉背對街道,避免不了門庭冷落。天氣越來越冷了,攤煎餅的女人也愈發笨拙。煎餅又破了,我有些等急了,就先走了。

這樣不是很幸福

方雲凡在幾天後把顏帶回了家,顏是個看起來很賢淑的女子,Dermes好不好笑起來會有酒窩,還有顆可愛的虎牙。我知道方雲凡是喜歡她的,因為我從沒見過他在誰的面前紅過臉,說話打舌。顏有小小的潔癖,喜歡家裡一塵不染,她很會做菜,方雲凡總是吃的狼吞虎嚥,而他吃我燒的飯菜總是慢吞吞的。
  顏開始頻繁的出入我和方雲凡的家,她的手裡開始織起一件駝色的毛衣,我在心裡暗暗嘲笑她的土氣。可是當她把織好的毛衣展示給我看的時候,我便呆了,那是一件很好看的毛衣,我可以想像出它是多麼的適合方雲凡。顏滿懷期待的問我怎麼樣,我的心裡開始隱隱的做酸,怎麼可以有一個女人這麼好看,Dr Max 兒童英語又會做這麼多事?我滿臉不屑的說:你不知道他最討厭這個顏色嗎!顏悻悻的,失望的走開了。
  我在翻看小說的時候,顏坐到我的身邊,她的手裡又開始不死心的織起一件寶藍色的毛衣。她說:你怎麼從來不叫雲凡爸爸呢?他對你可比對親生女兒還好百倍啊。等我和雲凡結了婚,你叫他爸爸,叫我媽媽,這樣不是很幸福嗎!
  雲凡?她叫他雲凡!這兩個字徹底擊痛了我,我和他一起生活了十幾年,可是,Dr Max教材我都只是叫他方雲凡。於是,我很邪惡的對著顏說:你真把自己當成這裡的女主人了啊,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不過是方雲凡隨便玩弄的女人罷了,連小姐都不如!
  我感到臉上一陣火辣,她居然打了我?!和方雲凡生活的十幾年來,即便是我把他的襯衣撒滿醬油,把他熬紅眼睛打的檔折成紙飛機,或是要買價格是他一月工資的衣服,偷他的錢去請人吃飯,他從來沒打過我。於是我像個潑婦一樣撲倒顏的身上,她措手不及,臉上立馬走了血印。我聽到方雲凡的大喊:顏顏,你是怎麼了?顏顏?我的眼淚就那麼猝不及防的掉了下來,他叫她顏顏,即便我們扭打在一起,他也只關心到她嗎?那麼,我呢?就像很多故事裡那樣,就要被方雲凡拋棄了嗎?從小便在他的寵溺下長大的我,不會洗衣做飯的我,該如何生活呢?

夜,明月高懸

品讀著千百年來詩人吟頌月亮的詩詞,如酌一杯醇酒,醉了。記憶的門虛掩著,帶著幾分醉意,走進門,去重拾曾經的過往。人生的四季裏,多少人,來了,去了,聚了,散了;多少次,月亮圓了,Maggie Beauty複缺,缺了,複圓。月色如水,伴著古箏一曲,流過高山,穿越峽谷,潤澤著已經乾涸的心田。折一束月光,編織成相思的羽翼,飛翔在記憶的長天裏。

春天的月夜,一棵相思樹枝繁葉茂,Maggie Beauty花開正盛;樹下的少年為誰在苦苦等候,月亮西斜,拉長了等待的身影,終不見人來,微風拂過,吹彎了月色,吹落了一地的花瓣,是誰把花瓣拾起,埋在樹下,取名“情塚”?

少年的情愛充滿純真,終因太過青澀而無果,花瓣飄落,是少年碎了一地的心;歲月變遷,只有月亮把一份純真收藏,留在了記憶的最深處,每當月亮升起,便想起那棵開花的樹,那棵樹下的情塚。Maggie Beauty美麗的少女可曾來過樹下,可曾拾起一瓣破碎的心?“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夏夜的月色最美,“晚涼天淨月華開”;茫茫人海裏,尋覓著生命中的另一半,月色衣美人以華裳,回首時,卻已消失在燈火闌珊處。小橋流水處的一次邂逅,註定了今生的思念,手指尖還殘留著溫潤的餘香,轉眼卻已心若天涯。明月夜,為你寄去相思,心中默念“但願人長久,千裏共嬋娟”。

月色把塵世的浮躁洗淨,照亮了真情的歸途,遠去的,安好!走過的,知足!經歷了,不悔!深秋的夜裏,月色輕柔的灑在生活的圍城裏,溫馨浪漫;城外的美景也被月色點綴,令人神往;步入圍城的你,不要感傷,倚著月色,伴著溫馨,人生依舊美麗。城外的曾經相遇,折疊成記憶,寫上祝福,湮埋在月色深處,時逢月圓,偶爾想起,只當做美好的回憶,遙寄相思。“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莫把離情當作酒,飲盡愁上愁;人生至秋,此情淡然,深夜月明,獨自品茗,閑聽箏曲。

我喜歡你

有些殤,總是會在心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無論過了多少流年,依然不能夠抹平瑪花纖體 效果,根深蒂固的植在了骨髓裏,總想讓它在時光裏淡去,擱淺成淺淺的回憶,但是嘴上的無所謂,心裏卻在痛的流出殷虹的血,葳蕤這愛的情深意真。離別是痛苦的,離別也是無奈的,當彼此已經不再牽掛,就是離別的必然,很少有一段感情可以彼此守到春暖花開,大部分感情都被時間沖淡,或者夭折,唯一留下的就是暖暖的想起。

也許在你的世界裏,我已經成了你的陌路過客人,已經錯失了上天給我們最美白美的緣分,只是我的心裏卻無法忘記那些曾經你給過的溫存,這些溫存,是我對你最幸福的回憶,而在我心裏,不管有多少人經過,卻都不及你。終於懂得,很多愛情不過是曇花的美麗,誰可以真正的守著彼此天荒地老,人生之若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那好吧,對你,不說分手,不說別離,就這樣靜靜的把愛放進心裏,不說海枯石爛,不言地久天長,就這樣,把你念成當初相遇時候最美的模樣。輾轉光陰,每一段故事都是一副美麗山水,是一闋靜美詩詞。走過歲月的長廊,學會慢慢讀懂人生的純簡,讓心靈得到更多的快樂,生命更加豐盈和斑駁,而你就是a style="color:#080000;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ww.playgrouphk.com/yf/ti.html">瑪花纖體 效果我一生的美麗和斑駁,也是抹不去的思念。

遇了蘭的盛放

明媚而空靈。只是驚落了一季煙花。紛紛揚揚。近些日子,山城風雨潤澤。時光沁濕了初夏的暖意。一襲薄衫。被雨點灑上點點。風夾著清潤的雨氣自東來。輕拂容顏。微揚發絲。舞劃弧線。在人流中徜徉。陌生又相似的面孔。更疊著視線。恍然。一種舊曾相識升中選校的場景。卻又是 無可細尋的飄忽。是否。轉身的瞬間。就相遇一場流光的婉轉。有不期而遇的風景。

淡然。行走。已繾綣了最初的目的。風起衫飄處。是莫名的淡定與超然。這若煙雨淒迷的山城初夏。又微透山水間淡妝濃抹的妖嬈。浮華的塵世。忽然就孤立成一座風清雲淡的城。一枝月白煙輕的花。一道隔空的鴻。是縱身也無法跨越的離。一枝花的城。一座城的暗香浮動。即便。沒有其他的添錦。也是如此明媚。 一襲風過。一襲淡香。隱約。驚起回眸。是一翦素衣青衫。孤清的身影。若玉的盈白溫潤。似水的綠意可鑒。卻又多了幾分薄暖。便有了笑意。煙雨六月。終有了你。不再孤單。

晨起,佇望。枝枝清麗。又獨然不同。清冷的面容。是塵煙飛揚也難掩的凝然。淡淡的蘭蕊。是否偶泄著心事婉轉如雲。淡柔如水。無從知曉。你從何山川而來。經歷怎樣的輾轉與波折。或許是在清醒的午夜未央。亦或許是在清夢如梳的晨黎。折取而來。只知。是否冥冥中的註定。與你的一次相遇。而水路蜿蜒。而陌路依風。沒有有花堪折的哀怨。沒有前路未知的清愁。而。是一種從容和透晰。相遇一場花期。偶遇一季蕭影。邂逅一翦疼惜的回眸。你便這般。如約又非約而來。

與蘭一場無聲的對話。卻是眼底深藏的萬般相惜 從然。浮動的淡香。是指尖流動的形脈。溫雅盈潤。輕易引流成水。引流成風。其實平素並沒有對蘭傾注的溫情目光。或許是少卻玫瑰的嬌豔。失了百合的矜貴。也無菊的清雅。孑然一身,遺世而獨立,有時以致在庭院中淪至被冷落的境遇。但你依然孤立著。些許冷豔。些許清傲。又些許難言的悲壯。是佇立的無塵可染。是獨寂的孤落不酬。是清顏向天的無懼。是漫自開放的輕靈。是似雪不是雪的潤白。是玉又非玉的盈綠。獨自輕訴抑或獨自沉默。

若蘭。沒有人讀懂你的花語。你笑。又如何。已將一陌心事默成一座城池。清淺通透。已將思緒凝成無形的風。無聲的月。綠意蔓延無人之境。蘭從不懼誤解的目光。不屑你的清高。你淡然。堪如何。縱是一片千年的冰澤。千裏的蕪途。不想釋解。亦不企圖融化。縱。愛是垂於指尖的溫度。縱。誤解是天上地下的鴻壑。冰冷已經夠多。再多一次又如何。輕妄已經不少。再添一些又怎樣。你把重重心事重重疊進那驀淺白淡綠。你把波瀾起伏掩入冷漠的潮汐。你把淡淡的殤覆在從容平靜之下。你低眉。卻不小心驚見心事零落一地。被陽光下飛揚的塵。湮沒。

隱痛那一襲清澈。並不邀約。明瞭。這顛沛流離的塵世。我如何能為你挽留一個花開的濃夏。如何淡然你的開放。寂靜的凋零。或許。安落天涯卻相悉是最好的歸宿。或許。相遇無語相離無言是最好的安放。

長河中

多想,在漫長歲月裏攜一壺淡然看盡雲卷雲舒,於細水長流聲中沏一盞濃茶賞盡花開花落,只是,歲月太遠,我終抵不了光陰的彼岸。而飄零在風裏的那份執著和款款深情,依然向四季訴說著不離不棄,和歲月生死相依,爾後,隨時光漸漸老去。踩著時間的節拍,蹣跚而行僱傭服務,時光在日月星辰的交替中,匆匆而過。步入晚秋的初冬,看零落的落葉飛舞,聽蕭瑟的風吹過,看露珠舞在秋草的枯蓬上,呢喃著楓的絢麗。靜靜地看滑落的秋,看著時空交替中凋零的晚秋,和急急到來的初冬。用眼看、用心讀,親身體味和感觸季節的變換,心中湧出別樣一番滋味,酸酸的暖暖的。古今詩人多有詠雪之作,是因為雪的潔白,雪花的俏麗,雪景的壯觀,以及觀雪引起的遐想和情思。我乃一草芥,無甚文化,也不敢攀風附雅,只好借古人一句“一片雪白紛紛飄,正是柳絮風起時。”我仿佛看到春植髮失敗天一點點靠近我,好像一個人由遠及近,遠處時最美,越近反而更模糊······

“冬,只是一個經霜的過程”。初冬季節,天空飄撒淩花,滿天皆白。讓我們握住彼此的溫暖,生命磨勵的過程裏,讓成長多一些感動,多了一些眷戀!我沒有灑墨成詩的雅逸才華,蒼茫的筆下終寫不盡月下哀思和心內的萬般執念,於是懶依欄窗,任由寒風輕撫我的臉,冰凍我的心。是否如此,思念就不會侵骨,憂傷便不再蔓延?山巒披起素甲,玉樹掛滿銀花。此情此景,總會喚起人們的詩情話意。此時,已忘了初冬季節的冰冷,整個人都已融島結婚化在這如詩如畫、如舞如歌的意境裏。秋的情懷,流溢著苦盡甘來的味道,秋的生活,蘊含著沉甸甸的永恆。絢麗又多彩的金秋,漸漸地隱去了,冬的腳步開始悄悄地登場了,在這美妙的時刻,寄語心聲,下一個冬季,是否也攜載了許多溫暖的情節?

小窗幽深,秋已漸遠,望不穿的塵煙過往,再度輕輕地觸動了我心底那根柔軟的弦。風起處,月涼如水黃葉翻飛,晚秋的風吹來落寞與感傷,零落的秋葉拉響了往事的風鈴,飄在記憶深處。記憶在晚秋的寒冷中,溫暖著每一片思念中的落葉,晚秋的溫暖,淡淡的輕輕的,仿佛怕驚醒就要遠離的花朵和沉睡的綠葉。一種溫柔的寒涼,一種綿長的深情,散落在晚秋的溫暖中,凝結成秋霜,薄薄的亮亮的,如情人的眼淚,如愛人的安慰,如朋友的體貼,如父母的擁抱,一種溫暖貫穿在晚秋行走的步履中。

一次次的來襲

我醉了,我把自己迷失,我的心還在跳動,我的記憶無時不刻的折磨著我的去斑脆弱,千瘡百孔,沒有人撿起來擦拭,沒有捧在手心裏,憐惜的放在懷裏,這個塵世完全變了樣,風沙起,雷雨至,把我澆灌成一個冷漠的雕像,望著天,我多麼渴望破碎,多麼渴望魂飛魄散,多麼渴望化為一縷青煙,再也不願踏入這冷漠的人間。

聲已嘶,力已竭,有誰聽到我的呐喊,有誰看到我流淚的眼,你無視無我的存植髮失敗在,無視於我的心碎成千片萬片,如此的我,還有什麼理由相信這個世界還有海枯石爛心不變的誓言,還有什麼理由去相信那些所謂的愛情纏綿。

心冷了,心亂了,我醉在了自己的臂彎,我如此的憤怒著,如此歇斯底女傭里的哭泣,卻也只有在自己的世界裏瘋狂,外面的世界那麼的靜,卻又那麼的燈紅酒綠,沒有人能聽到我絕望的歎息。

一身的酒氣,一身的無奈,我抱緊自己的雙肩,渴望看到窗外的陽光,哪怕是夜晚Maid Agency微弱的街燈。那些風,那些雨,卻把我望眼欲穿的目光隔斷,我的指尖劃不破堅硬的玻璃,卻把自己傷的體無完膚,窗外下著雨,窗內流著淚滴,那些紅色的液體是什麼?是我破碎的心?還是泣血的眼睛在悲鳴?你看不到,你想不到,你在自己的世界裏看春暖花開,而我的世界只有冰封的天氣,甚至一年四季的雪飄。

倒下的瞬間,不想閉上眼,我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模樣,蒼老的容顏,白髮已經遮住了雙眼,我是那麼的醜陋不堪,再也不能回到青春的笑臉,我只是一具驅殼,早已沒有了人間煙火,我隨著我的信念倒塌,沒有飛起一縷塵煙。

大煞風景的,卻是雨

陽春三月,綠草茵茵,風和日麗,姹紫嫣紅。

萬物生,百花開,蜂飛蝶舞,燕雀處堂,鳥語花香,詩情畫意的春天,風情萬顯赫植髮種的鋪開。

春風和煦,柔柔的吹拂臉龐,一掃而盡冬天的慵懶與風霜,燦爛笑容,春心蕩漾,愉悅激昂。

人說春難三日晴,果不其然。雨總會不識時務的撩亂陽光明媚的節奏與步伐黑店百地雪纖瘦。或煙雨濛濛,或淅淅瀝瀝,或大雨滂沱,讓人心生厭惡,看那哭哭啼啼的桃花,花容失色的梨花,更是恨的咬牙切齒。乍暖還寒也是因為雨,明明已經溫溫暖暖熱熱乎乎了,一場春雨硬是弄的支離破碎,春寒料峭。

雨卻巍然不動,我行我素,不聞不問,不急不鬧,不解釋也不張揚,按照自己的路線,按照自己的性格,說來就來,說下就下。

真正懂雨的,沒有怨尤,心存感激。

“小孩盼過年,大人盼插田。"休閒了一冬的農民,早已迫不及待的盼著春耕生產需要的雨水。乾涸凍植髮失敗裂的田土,如飲甘泉,貪婪的吸吮。瘦了的水庫大肆填充身軀。悶悶不樂的河流漸漸的有了奔騰的歡快笑聲。花花草草,枝枝葉葉,舒舒服服的潤澤著肌膚。森林沐浴後,描上青翠欲滴的濃妝,口吐雲煙,將天地連接起來,蔚為壯觀的雲梯,嫋嫋娜娜,美輪美奐。

雨打芭蕉,不知道驚豔了多少文人墨客的閒情逸致,揮毫提筆,文思泉湧,醉心其中,寫下名傳千古的佳句妙韻。

油紙傘下,相依相偎的紅男綠女,更是如魚得水的纏纏綿綿,把踏過的雨巷與路面,點點滴滴的,絲絲縷縷的,勾植髮失敗勒愛情的浪漫與傳奇。

雨水洗刷過的天空,如同牛奶浴後的美麗姑娘,潔靜,明亮,散發著淡淡的隱隱的若蘭芳香。

是的,這些都是雨水潛移默化,無私奉獻的結果。但是雨,不邀功,不請賞,不自大,不輕狂,一如既往的潤澤萬物生靜脈曲張靈,一脈相承的任勞任怨。

雨知道,人生失意無南北,人生得意須安然。

雨知道,陽光有陽光的溫暖,燦爛,明媚;風有風的靈動,和煦,親和;月亮有月亮的柔情,溫婉,美麗。不去攀比,不去羡慕,不去嫉妒,不去埋怨,不去仇恨。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風格,用自己的心靈,做好自己,下好自己的雨。

窗外,春雨如煙如霧的繚繞著。莫非春雨在勾引著文人墨客去描摹去讚美去謳歌?亦或是在淺吟低唱這個春天的故事?我揣摩不透,就這樣靜靜的佇立,看著,聽著,似懂非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