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河中

多想,在漫長歲月裏攜一壺淡然看盡雲卷雲舒,於細水長流聲中沏一盞濃茶賞盡花開花落,只是,歲月太遠,我終抵不了光陰的彼岸。而飄零在風裏的那份執著和款款深情,依然向四季訴說著不離不棄,和歲月生死相依,爾後,隨時光漸漸老去。踩著時間的節拍,蹣跚而行僱傭服務,時光在日月星辰的交替中,匆匆而過。步入晚秋的初冬,看零落的落葉飛舞,聽蕭瑟的風吹過,看露珠舞在秋草的枯蓬上,呢喃著楓的絢麗。靜靜地看滑落的秋,看著時空交替中凋零的晚秋,和急急到來的初冬。用眼看、用心讀,親身體味和感觸季節的變換,心中湧出別樣一番滋味,酸酸的暖暖的。古今詩人多有詠雪之作,是因為雪的潔白,雪花的俏麗,雪景的壯觀,以及觀雪引起的遐想和情思。我乃一草芥,無甚文化,也不敢攀風附雅,只好借古人一句“一片雪白紛紛飄,正是柳絮風起時。”我仿佛看到春植髮失敗天一點點靠近我,好像一個人由遠及近,遠處時最美,越近反而更模糊······

“冬,只是一個經霜的過程”。初冬季節,天空飄撒淩花,滿天皆白。讓我們握住彼此的溫暖,生命磨勵的過程裏,讓成長多一些感動,多了一些眷戀!我沒有灑墨成詩的雅逸才華,蒼茫的筆下終寫不盡月下哀思和心內的萬般執念,於是懶依欄窗,任由寒風輕撫我的臉,冰凍我的心。是否如此,思念就不會侵骨,憂傷便不再蔓延?山巒披起素甲,玉樹掛滿銀花。此情此景,總會喚起人們的詩情話意。此時,已忘了初冬季節的冰冷,整個人都已融島結婚化在這如詩如畫、如舞如歌的意境裏。秋的情懷,流溢著苦盡甘來的味道,秋的生活,蘊含著沉甸甸的永恆。絢麗又多彩的金秋,漸漸地隱去了,冬的腳步開始悄悄地登場了,在這美妙的時刻,寄語心聲,下一個冬季,是否也攜載了許多溫暖的情節?

小窗幽深,秋已漸遠,望不穿的塵煙過往,再度輕輕地觸動了我心底那根柔軟的弦。風起處,月涼如水黃葉翻飛,晚秋的風吹來落寞與感傷,零落的秋葉拉響了往事的風鈴,飄在記憶深處。記憶在晚秋的寒冷中,溫暖著每一片思念中的落葉,晚秋的溫暖,淡淡的輕輕的,仿佛怕驚醒就要遠離的花朵和沉睡的綠葉。一種溫柔的寒涼,一種綿長的深情,散落在晚秋的溫暖中,凝結成秋霜,薄薄的亮亮的,如情人的眼淚,如愛人的安慰,如朋友的體貼,如父母的擁抱,一種溫暖貫穿在晚秋行走的步履中。

一次次的來襲

我醉了,我把自己迷失,我的心還在跳動,我的記憶無時不刻的折磨著我的去斑脆弱,千瘡百孔,沒有人撿起來擦拭,沒有捧在手心裏,憐惜的放在懷裏,這個塵世完全變了樣,風沙起,雷雨至,把我澆灌成一個冷漠的雕像,望著天,我多麼渴望破碎,多麼渴望魂飛魄散,多麼渴望化為一縷青煙,再也不願踏入這冷漠的人間。

聲已嘶,力已竭,有誰聽到我的呐喊,有誰看到我流淚的眼,你無視無我的存植髮失敗在,無視於我的心碎成千片萬片,如此的我,還有什麼理由相信這個世界還有海枯石爛心不變的誓言,還有什麼理由去相信那些所謂的愛情纏綿。

心冷了,心亂了,我醉在了自己的臂彎,我如此的憤怒著,如此歇斯底女傭里的哭泣,卻也只有在自己的世界裏瘋狂,外面的世界那麼的靜,卻又那麼的燈紅酒綠,沒有人能聽到我絕望的歎息。

一身的酒氣,一身的無奈,我抱緊自己的雙肩,渴望看到窗外的陽光,哪怕是夜晚Maid Agency微弱的街燈。那些風,那些雨,卻把我望眼欲穿的目光隔斷,我的指尖劃不破堅硬的玻璃,卻把自己傷的體無完膚,窗外下著雨,窗內流著淚滴,那些紅色的液體是什麼?是我破碎的心?還是泣血的眼睛在悲鳴?你看不到,你想不到,你在自己的世界裏看春暖花開,而我的世界只有冰封的天氣,甚至一年四季的雪飄。

倒下的瞬間,不想閉上眼,我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模樣,蒼老的容顏,白髮已經遮住了雙眼,我是那麼的醜陋不堪,再也不能回到青春的笑臉,我只是一具驅殼,早已沒有了人間煙火,我隨著我的信念倒塌,沒有飛起一縷塵煙。

大煞風景的,卻是雨

陽春三月,綠草茵茵,風和日麗,姹紫嫣紅。

萬物生,百花開,蜂飛蝶舞,燕雀處堂,鳥語花香,詩情畫意的春天,風情萬顯赫植髮種的鋪開。

春風和煦,柔柔的吹拂臉龐,一掃而盡冬天的慵懶與風霜,燦爛笑容,春心蕩漾,愉悅激昂。

人說春難三日晴,果不其然。雨總會不識時務的撩亂陽光明媚的節奏與步伐黑店百地雪纖瘦。或煙雨濛濛,或淅淅瀝瀝,或大雨滂沱,讓人心生厭惡,看那哭哭啼啼的桃花,花容失色的梨花,更是恨的咬牙切齒。乍暖還寒也是因為雨,明明已經溫溫暖暖熱熱乎乎了,一場春雨硬是弄的支離破碎,春寒料峭。

雨卻巍然不動,我行我素,不聞不問,不急不鬧,不解釋也不張揚,按照自己的路線,按照自己的性格,說來就來,說下就下。

真正懂雨的,沒有怨尤,心存感激。

“小孩盼過年,大人盼插田。"休閒了一冬的農民,早已迫不及待的盼著春耕生產需要的雨水。乾涸凍植髮失敗裂的田土,如飲甘泉,貪婪的吸吮。瘦了的水庫大肆填充身軀。悶悶不樂的河流漸漸的有了奔騰的歡快笑聲。花花草草,枝枝葉葉,舒舒服服的潤澤著肌膚。森林沐浴後,描上青翠欲滴的濃妝,口吐雲煙,將天地連接起來,蔚為壯觀的雲梯,嫋嫋娜娜,美輪美奐。

雨打芭蕉,不知道驚豔了多少文人墨客的閒情逸致,揮毫提筆,文思泉湧,醉心其中,寫下名傳千古的佳句妙韻。

油紙傘下,相依相偎的紅男綠女,更是如魚得水的纏纏綿綿,把踏過的雨巷與路面,點點滴滴的,絲絲縷縷的,勾植髮失敗勒愛情的浪漫與傳奇。

雨水洗刷過的天空,如同牛奶浴後的美麗姑娘,潔靜,明亮,散發著淡淡的隱隱的若蘭芳香。

是的,這些都是雨水潛移默化,無私奉獻的結果。但是雨,不邀功,不請賞,不自大,不輕狂,一如既往的潤澤萬物生靜脈曲張靈,一脈相承的任勞任怨。

雨知道,人生失意無南北,人生得意須安然。

雨知道,陽光有陽光的溫暖,燦爛,明媚;風有風的靈動,和煦,親和;月亮有月亮的柔情,溫婉,美麗。不去攀比,不去羡慕,不去嫉妒,不去埋怨,不去仇恨。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風格,用自己的心靈,做好自己,下好自己的雨。

窗外,春雨如煙如霧的繚繞著。莫非春雨在勾引著文人墨客去描摹去讚美去謳歌?亦或是在淺吟低唱這個春天的故事?我揣摩不透,就這樣靜靜的佇立,看著,聽著,似懂非懂。

弱水三千

弱水三千,渡不了一世紅顏。流年花祭,指尖滑過枝枝淺黃,滲進了你的白髮紅顏。誰許你一場海枯石爛、地久天長,誰為你編織一世紅顏、夢幻海棠。問世間情為何物,不過繁華盡落後的天睹幽怨,在一彎幽月的旋律下舞動月缺悲愁。一杯淡酒,點滴愁緒,幾點歎息詩化了院邊籬牆,憔悴了美酒紅娘NuHart顯赫植髮

浮華若夢,傾灑歲月光環。猶是身上半染的塵香,蕩滌鵲橋一年相思的細雨。縱然相遇回歸天石盡頭,留連紅顏暗老黃昏遠逝癡夢婉轉,我也要一個癡戀絕對,忘川凝眸。

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遠道有夢,夢中有你。縱是衣帶漸寬終不悔NuHart顯赫植髮中心的無疤植髮技術,只願守護有你的一隅春風夏雨。摘一夜星辰,采太陽光華,卻是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又一曲離別,又一年秋雨。遠方的鐘聲敲響伊人的霓裳飄飄,驚現閉月羞花的傾國傾城。撿一支丹青狂舞,畫一曲情意綿綿沉魚落雁。

疏影橫斜水下清淺幽咽黃昏細雨,暗香浮動月下詩意盎然。小園香徑,寄一葉相思,一樹哀婉,剪不斷理還亂NuHart顯赫植髮中心抓住商機。淒淒慘慘戚戚,雁過心傷,梧桐細雨,紅豆南國,卻是舊時相識。驀然回首,燈火闌珊,是我浮了流年,該還你一曲朝朝暮暮閉月羞花。明月小橋,竹林燈火,該是千年舊識。

南國千裏,西窗舊夢,一夜輾轉,一夜無眠。斑駁古城,街角殘花難畫,小巷幽深,他年我們攜手,放肆歡笑,放肆尋覓月子保母推薦

孤燈下,秋雨淒涼,願思念為筆,寫一首江南煙雨楚辭難描的花落牽腸。古道兩頭,唱不完 離別情愫衣帶漸消。三生石上,黃泉路旁,奈何橋邊,彼此輕語,道不完癡情深深相思憔悴風舞天涯。彼岸,花開,紅的淒涼,紅的美麗。
碧綠的玉石
在雨中我想起你
with childhood mood

佛有一花一葉一世界,我有一生一世一世紀。

弱水三千,渡不了一世紅顏。

三千弱水,請還我萬世塵緣。

染指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青春的歲月,也不外乎如是吧!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開始喜歡上那些令人心碎的句子。當流觴染指年華,好長一段時間,我們漸漸地習慣了秋風看落葉;當聚散匆匆了光陰,我們再也不忍去欣賞那些悲劇的故事。

日曆本往前翻,有些日子過去了,有些人,有些事,卻沒那麼簡單的就過去了。彼年豆蔻,誰許誰地老天荒;今朝弱冠,我笑我海枯石爛。不知不覺,苦笑定格在了臉上,是一日復一日的流觴曲了歲月的長河,還是漫漫長夜,總有那麼些念不忘的他/她,忽明忽暗的閃現在記憶的角落。

流觴染指年華,前後奔走,去了些地方,認識了一些人。一下子,又是一個秋天,有過我花開後百花殺的沖天香氣自豪邁;也有過青楓浦上不勝愁的終古垂楊有幕鴉;還記得秋風蕭瑟洪波湧起的東臨碣石觀滄海……如今都只剩下了,在這個秋日,秋盡江南草未凋的北雁南飛共天涯。不知道,那些散落四處的人們兒,近來可好,天又冷了,秋風愈發的蕭瑟了,你們可曾感覺到冷了嗎?

烏衣巷裏,再也沒能去看一次那夕陽斜了;秦淮河畔,也還沒再去頌一曲哀江南。流觴染指了年華,而習慣殤逝了你我。

流年成殤,年華謫落。十月的圍城,秋高氣爽,圍住了紫禁城,圍住了鳳凰臺,卻圍不住我。流年成殤,殘荷歷盡。紛飛的黃葉,清冷的夜空,月白的耀光,還有什麼不能一起入夢來,再多一些海邊的瑟瑟煙波,再多一些塞外的孤鴻南渡,再多一些軍旅的庭院深深,再多一些我沒去細細經歷過的流觴。也好讓我也做一回自己的城,圍住了我的流觴,卻圍不住流觴的我。
Ya international
Now the society
let the boy was very surprised